立即注册 登录
朱家人网站 返回首页

朱观文的个人空间 https://zhujiaren.com/?104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2018年冬至泉州寻根之旅

已有 284 次阅读2020-11-20 22:42

2018年,四月底我归家,正巧碰上从东兴归来的父亲正看着破旧的族谱。便随父亲一起研究族谱,此时便起了很大的疑惑:“我们村开基始祖的根在何方?”。寻根问祖,也许是人的一种本性、一个情结、一份真情。有些人离乡背井多年,不是他们不想故乡,而是现实不允许,直至死去的那一刻故乡的梦依然缠绕他们的心间,多么希望百年之后回到父母的身边。这一切让很多人的子孙后代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故乡,由何而来。当故乡只会在你脑海里浮现时,就真的懂了什么是乡愁,就彻底明白了“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有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

为了解决的这个疑惑,我认真读族谱有关详细的记载,发现了重要的信息:“吾族开基始祖朱辙公(字朝正,行五,明检校候选军民府),当前明弘治间(公元1488年至1505由闽之莆田迁来化地,父亲朱,祖父朱鑑”。于是我便在<朱氏宗亲网>发布了寻根的信息,值得高兴的是当天就有了宗亲网明确的回复:“与莆田朱玑一脉族谱对接上,已转莆田朱氏宗亲”。在此对<朱氏宗亲网>深表感谢,我赶紧与泉州的宗亲朱瑞昌和朱建跃对接,核对族谱的信息。

核对的信息如下:

1)朱光啟(敬则公7世孙,唐户部尚书,居光州固始)、朱玑(光啟公长子,唐古田令,居化莆田)、朱环(光啟公次子)、朱德翼(则文之父)、朱则文(光啟公17世孙)、朱鑑(则文公长子)、氏(鑑公原配夫人)、氏(鑑公夫人)、朱璿(鑑公长子)、(鑑公次子)、㻞(鑑公三子)、玭(鑑公四子)、朱轓(璿公四子)及其地名、人名(字朝X)、生平、官名、祖辈都对接上泉州的族谱,内容基本一致。

2)可惜的是泉州族谱没有关于朱璿五子朱辙公的记载,只是记载了朱璿公只有四个儿子(輅、輔、軒、轓),特别要注意的是我族谱有记载轓公(行四)。奈何修撰的原谱年代久远,无法校对有疑问的信息。

3)关于朱鑑出生年月的校对,泉州族谱记载朱鑑出生于明洪武二十三年(庚午年)六月二十八日申时(1390年旧历628日),卒于明成化十三年(丁酉年)五月初八日(1477年旧历58日)。而我广东化州杨梅朱氏谱记载的是朱鑑生于明洪武庚戌六月二十八日申时(1370年旧历628日),卒于明成化丁丑年五月初八日(1457年旧历58日)。经双方核对,以泉州族谱记载为准,主要理由是泉州凌霄中学操场发掘出来的朱鑑墓道神道碑有生平记载和史书记载一致。

综合上述族谱对接信息,我更加的肯定开基始祖的根,尽管有些信息核对不上,有待考究。于是我便萌生了直接到泉州实地考究和亲自去核对信息和祭祖的念头。

2018年丁酉年冬至,丁酉年是个缘分很深的年度,我携妻子一同前往泉州。我在坐动车思绪万千,祖先朱辙公从泉州迁到广东化州而终其一生未能返乡是多么切骨的疼啊!我还来不及回神,妻子轻轻的提醒我,泉州车站即将到了。泉州宗亲世宗早已订好酒店,在车站外寒风凛冽中等着我的到来,感谢宗亲似火的热情驱散了冬日的寒气。

第一站:我们直奔赴朱店古衙,那里正举行了冬至祭祖。鲤城金龙街道的古店朱衙已有500多年历史,据说那时是鑑公会客接待的地方。据称,旧时古店亦立有后人纪念鑑公的牌坊,今已废,其石构件散落于社区内。我一步一停生怕错过某个角落,遗忘了祖先的足迹。我看着宗亲们团结一致重修的朱店古衙祠是多么感到骄傲,有着闽南典型的古厝,其红砖白石双坡曲,出砖入石燕尾脊,雕梁画栋皇宫式是多么漂亮。在我与宗亲建跃面对面核对着族谱的信息,可惜还是比较遗憾,依然未能在泉州族谱找到朱辙公的记载。在祭祖上,我看到的是一个个恭敬行礼祭拜祖先的虔诚。在宴会上,我看到的是宗亲们和谐共处的欢乐与热闹。

第二站:在宗亲的热心带领下,第二天我们参观了朱鑑祠。只可惜朱鑑祠已是断垣残壁,站在前面叹息前人,这是历史痕迹,也是我们朱氏宗族在泉州发展的光耀的印记。在此立下愿望:望我们朱氏族人修复朱鑑祠,恢复我们朱氏往日的荣光。朱鑑祠位于西街甲第巷内,建于成化七年(公元1471)年。鑑公,字用明,号简斋,系湖广蒲圻教出身,后授察御史、山西左政、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以及巡抚山西等地。鑑公夫妇和其父则文公夫妇曾因孝敬而感动皇帝,皇帝钦赐“孝感动天”石牌坊。后来,西街便有了孝感巷,朱氏便有了自称孝感传芳一脉,后人纷纷以孝感效仿。作为鑑公的子孙,我们要以孝感作则,继续弘扬中华文化传统美德。

我感觉从泉州朱店古衙获得益良多,寻根之路漫漫,吾将上下而求索。

20191028日,吾正逢闲余时光叙文以记之。